?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
>> 党史天地 >> 红色记忆
八路军中女英杰——左克烈士传略
发布时间:2016-04-28 16:06 来源:市委党史室(市志办)字体:【

  左克,原名裘振先,浙江嵊县雅璜乡雅璜村人。1919年出生于一个革命家庭。母亲尹维峻在16岁时,就与其姊尹锐志并肩作战,在光复上海、杭州的战役中,身任女子敢死队队长。她怀抱炸弹与张伯岐等率领敢死队迅速攻占浙江抚署衙门。1912年元旦,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,尹氏姊妹均被委任为总统府顾问。2月南北议和,孙中山引退,袁世凯上台,姊妹俩因感袁氏居心叵测而辞职。1916年春,蔡锷在云南举义反袁后,尹维峻与夫裘绍赶回杭州从事反袁斗争。1918年,孙中山在广东成立护法政府,吕公望率浙江护法军至广东,裘绍任护法军师长,尹维峻为护法政府顾问。1919年、1920年,尹维峻、裘绍相继为革命献身,那时左克出生才7个月,她和她的哥哥、姐姐们在至亲好友的照顾和抚育下长大。

  左克10多岁时,“九·一八”、“一·二八”事变相继发生。日本帝国主义加紧侵略中国的步伐,激起了中国学生和全国人民的公愤,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。小小年纪的左克追随哥哥姐姐,积极加入这个斗争行列,发传单、贴标语,从事各种革命宣传活动。与此同时,她开始阅读《新俄游记》等大量进步书刊,开拓了视野,奠定了向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,信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基础。

  1935年“一二·九”学生运动爆发,当时她正在南京的学校里念书。她与同学们一起,冒着刺骨的寒风,走上街头,进行抗日示威,面对国民党政府的机关枪、水龙头,毫无惧色。在斗争中她得到了锻炼,提高了思想觉悟。

  1937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,南京危急,敌机狂轰滥炸。左克避居在长江对岸江浦县的同学家中。在哥哥裘振纲的启示和指引下,她决心去延安,接受革命的洗礼。

  这年10月,这位18岁的姑娘,身穿蓝布长袍,孤身一人,冲破重重封锁,经陕西八路军办事处介绍,到达革命圣地延安。进陕北公学学习,并改名左克。在学习期间,她进步很快,只几个月时间,面庞晒得黝黑,学习、训练、唱歌、跳舞,心情十分愉快。延安这个革命大熔炉,使成批成批的青年从灵魂到外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  1938年3月,左克从陕北公学调到抗日军政大学学习,编入女生队。5月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她努力学习,刻苦训练,处处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。左克的政治素质和射击技术都很好,比赛打靶时总是名列前茅,曾多次要求上前线直接与日军作战。1l月,毕业于“抗大”第四期区队长训练班,分配到连队,与同学维克、钟华分别担任一、二、三区队的区队长。同年底,她奉调来到陕甘宁边区鄜县的中央军委卫生学校担任分队长。

  1939年秋天,是抗日战争最艰难的岁月。为了支援前线,原在中央军委卫生学校的部分师生,奉令从陕甘宁边区出发,迁往晋察冀边区抗日根据地。左克和战友们在政治处主任俞忠良带领一下,跨越黄河,穿过同蒲铁路,突破重重封锁,艰难地向目的地进发。有一次,形势情况的紧逼,要在一个夜晚通过敌人150里的封锁线,这是一次十分艰巨的行军,尤其是女同志。可是左克精神抖擞,身背被包、米袋,脚穿草鞋,带领学员,跟着男同志们一同前进。左克不时地鼓励女同志们,要像陕北开荒、挖窑洞那样,不能落后于男同志。经过一夜急行军,女同志终于也安全地通过了封锁线。领导问她行军的情况,她从容地说:“这次行军好比是一次考试,我们只能算初步及格。”同年10月,军委卫生学校部分师生到达晋察冀边区后,与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合编。军区党委和聂荣臻司令员对这所学校十分关心,使卫校在战火中成长。

  1939年11月,学校刚成立不久,敌人就开始对根据地进行冬季大“扫荡”,左克和学员们立即投入反“扫荡”斗争。11月12日,国际主义战士、着名的加拿大医生、共产党员诺尔曼·白求恩在反扫荡战斗最激烈的摩天岭前线抢救伤员时,左手中指不慎被伤员的碎骨刺破,感染化脓,发展为败血症,在唐县黄石口村逝世。噩耗传来,全校师生悲痛万分。1940年1月5日,为了学习和纪念白求恩,聂荣臻司令员在白求恩遗体安葬仪式和追悼大会上,宣布了军区的决定,将军区卫生学校改名为白求恩学校。左克在这所学校里先后担任分队长、政治技术书记、校部副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等职。她遵循“培养政治坚定,技术优良,白求恩式的医务工作者”的方针,深入细致地做战士的思想政治工作和支部工作,她不辞辛劳,勤奋好学,努力工作,每晚要在灯光如豆的油灯下工作到深夜。她的工作精神,深受校部干部、战士的钦佩。她把自己的工作紧紧地与自求恩名字联系在一起,常常与大家高声歌唱:

  “白求恩的学生,

  人民的白衣战士。

  歌唱白求恩,

  学习白求恩,

  白求恩的道路铺满阳光,

  白求恩的步伐无比坚强。

  学习,学习,学习,

  我们光辉的榜样,

  我们光辉的榜样。”

  左克有一个战友名叫维克,俩人感情十分融洽。都是从“抗大”一起到白求恩学校的;也曾在一个连队担任区队长,她们的工作都很出色,人们称之为“二克”。在1940年的一次意外事件中,维克突然丧生。左克闻讯,悲恸欲绝,不能自己,简直和平时雍容沉静的她判若两人。在追悼会上,在维克的灵前她深沉地哀悼,“你怀着希望把生命献给民族,献给无产阶级布尔什维克。你,年轻的布尔什维克,亲爱的同志,年轻的革命战士,在战斗的中途,你离开了人世。我们誓以战斗的胜利来作你革命的祭礼,安息吧!安息在晋察冀怀抱。”她在自己的日记本上真挚沉痛地写道;“走近你的办公室,就想起你的人;看到了你的坟,就想起了你的心……你的形象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。”左克就是这样一个谦和端庄,富有内在的革命感情,对平肩战斗的同志充满诚挚的爱的人。

  1941年秋季,日本侵略军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动了空前规模的残酷大“扫荡”,妄图置抗日军民于死地。8月15日,敌人集结重兵对晋察冀根据地烧起了战火。边区军民紧急动员起来,开展了英勇的反“扫荡”斗争。军区首长指定部队掩护学校,开始时,全校师生统一行动,向陡峭的青墟山中转移。后来分成两部分,左克她们由喻忠良政委率领,9月中旬,连续遭到敌人袭击。9月底,在河北易县道士观一带,又遭敌人包围。道士观是一个只有进口,没有出口的山岙,由于敌人封住了山口,给突围造成极大的困难,情况十分紧急。此时,仅有的掩护部队是校部警卫排。战斗打晌后,王尔鸣和左克以正副指导员的身份,主动指挥部队,当即下令,占领道士观东边山头,向对面山上的敌人猛烈射击,阻止他们向东南方向继续进攻,以便我方军民沿山沟向东南方向突围。掩护部队的机枪“嘎嘎”一响,对面山上的敌人把旗一摇,马上卧倒,不敢前进一步。这时,集结在山沟里的白求恩学校和其他后勤单位人员,迅速突出谷口。由于警卫排的英勇奋战,保证了我方人员的安全转移。

  但是,该排完成了掩护任务后,敌人却从背面袭来。在王尔鸣命令部队向东北高山撤退时,已来不及整队成行,只好各自为战。左克原本身体虚弱,当天上午,爬山越岭,又没有吃饭,曾昏倒在地,好容易才醒过来。紧接着下午又率领部队打阻击战,在且战且撤之际,她又昏厥过去。等她惊醒过来,敌人已经逼近。她知道自己为党为人民献身的时刻已经到了,面对敌人的枪口、刺刀,她沉着、坚定,痛骂敌人。“你们这批强盗、野兽!强占我国领土,杀害我们同胞,我恨不得统统把你们杀死,看你们还能猖狂到何时!”这位革命意志坚如钢铁、年仅22岁的女共产党员,壮烈地牺牲在这群野兽的刺刀之下,表现了中华民族不屈的精神和一个革命者的英雄气概。

  (注:左克烈士入选民政部第二批600名着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、浙江省第一批抗日烈士和英雄群体名录)

关闭窗口】 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文章
?